新经济摧枯拉朽的今天 谁以先锋创新精神改变世界

一百多年前,亨利·福特将一部由手推车车架和四个自行车车轮制成的四轮车开上底特律大街,这位出生于美国密歇根州的天才发明家应该想不到,自己的名字在百年汽车工业的长河里被不断提及。

当前,全世界正在寻找的,除了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苗,还有提振全球经济的良剂。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是近百年来人类遭遇的影响范围最广的全球性大流行病,对全世界是一次严重危机和严峻考验,威胁着人类生命安全和健康,重创全球的经济。面对前所未知、来势汹汹的疫情,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中国在严格防控疫情的同时有序推进复工复产,对全球抗疫行动以及经济恢复起到示范作用。中国毫无保留与国际社会分享抗疫经验及做法,也积极地从世界历史发展进程中汲取精华,舒缓当下的经济压力。

市场主体是经济的力量载体。保护好市场主体,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就能为经济发展积蓄基本力量。在7月21日召开的企业家座谈会上,领导强调,希望大家勇于创新。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富有之谓大业,日新之谓盛德。”企业家创新活动是推动企业创新发展的关键。美国的爱迪生、福特,德国的西门子,日本的松下幸之助等著名企业家都既是管理大师,又是创新大师。领导还指出,大疫当前,百业艰难,但危中有机,唯创新者胜。

企业家如何带领企业在困境中实现凤凰涅槃?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危中有机,亘古不变,每一次大浪过后,世界又再次崛起,新经济摧枯拉朽,一批批对国家、对民族、对人类怀有崇高使命感和强烈责任感的卓越企业家为先锋,通过“创新”这把利刃披荆斩棘,一次次带领企业战胜困难走向更辉煌的未来,改变世界并将世界推往新高度。

谁是创新先锋

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标志的信息技术革命正深刻改变着世界格局。谁是这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创新先锋,人们脑海里会想到“苹果教主”乔布斯或者“硅谷钢铁侠”马斯克。不过,巨人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在上世纪工业革命时代,也曾有一批耀眼的创新大师在改变世界,促进人类社会的发展和文明的进步,他们的创新经过岁月大浪淘沙之后变为经典,他们的思想经过沉淀后成为精髓,至今影响着世界,这些大师中包括被美国《财富》杂志评为“20世纪最伟大的企业家的亨利·福特。

1903年,亨利·福特与其他投资者用2.8万美元创立了福特汽车公司。此前,他已经历过两次创业的失利,因此有“不创新,就灭亡”这么痛彻的领悟和危机感。他不仅是造车,还不断造梦以及圆梦,以速度与激情深刻地改变工业社会。

从诞生那一天起就自带创新基因的福特公司,连连缔造传奇。福特于1908年发明的T型车以及于1913年开发出的世界上第一条流水线,不仅仅是一种车型或者设计的创新,还革命了工业生产方式,将T型车的价格从1908年的850美元(约合普通工人18个月的工资)一路降到300美元(约合普通工人4个月的工资)。此外,福特也是在美国率先推行8小时工作制的企业,减少的工作时长反倒带来了生产效率的飞跃;每天5美元的工资,将产业工人送入中产阶级。还有,福特在1922年还收购了林肯汽车,通过第一个以总统名字命名的汽车品牌进入豪华车领域,先后推出了全世界最早利用流线型设计的Zephyr,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三厢车林肯大陆Continental等。

福特的创新无止境,在动力、设计、技术方面的创新引领行业发展,源源不断地推出多款闻名全球的经典车型,如F系列皮卡、Mustang,探险者,以及林肯Zephyr、福特GT和Bronco等多款经典车型。此外,福特在历年赛事上不断有新的追求与创新,并包揽多项汽车赛事冠军,在耐久性、操控性等方面刷新当时业界的标杆。这些先进的、创新的技术反哺到民用车上,普惠人民大众。

“制造人人都买得起的汽车”,这是亨利·福特的梦想,他靠创新的“通行证”做到了。T型车缔造了1500万辆这个前所未有的世界记录,让汽车真正进入千万百姓家庭,并为美国乃至全球经济装上了车轮。而后来被称为“福特制”流水作业法在全球被广泛采用,在实行标准化的基础上组织大批量生产,并使一切作业机械化和自动化,至今依然是劳动生产率很高的生产组织形式,福特创新基因,百年不灭,为世界汽车工业革命和璀璨的商业文明发展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也是管理学、商学院则将福特奉为圭臬的理由之一。

不过,一帆风顺的人生是虚伪的,对企业而言同样如此。亨利·福特所创建的福特公司并非顺风顺水,117年来多次陷入险境,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三次世界重组和至少四次全球性经济危机:1929年大萧条,1970-80年代的全球石油危机和滞胀,2009年经济危机和当前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萧条。面对一次次危机,亨利·福特和他的继任者们不断推动生产组织创新、技术创新、市场创新,重视技术研发和人力资本投入,有效调动员工创造力,打造更强大的创新体系,一次次化险为夷。

今天,新经济摧枯拉朽,汽车产业进入百年一遇的变革期,以特斯拉为首的造车新势力快速崛起,特斯拉甚至在今年快速超越丰田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车企,而谷歌、苹果等科技巨头也在跨过边界入侵汽车领域,加上疫情使全球汽车产业的格局变得更加错综复杂,百年福特是否再一次顺利穿越寒流和超越自我?

如何改变

处于深度调整期的全球汽车产业,因为疫情挡道受到重创,大众、戴姆勒、福特和通用等欧美传统车企巨头也难以独善其身,在今年上半年皆出现销量下滑。面对外部环境的骤变,根深蒂固的福特等车企巨头大动作频频,采取控制成本以及提高效率等措施加速向“新四化”转型。

日前,福特公司执行董事长、福特家族的第四代掌门人比尔·福特,大胆用吉姆·法利替换掉韩恺特。将于今年10月1日起出任福特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的法利,具有更明显的硅谷创业公司的思维,有望加快福特变革的节奏。华尔街用实际行动表达了对法利以及福特未来变革的期许,在任免消息官宣当日,福特股价上涨2.54%。

面对严峻的挑战,福特已不是第一次临危换帅。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时,福特成为了美国三大汽车巨头当中唯一一个没有依靠国家救助就走出危机的汽车企业。这与福特不拘一格重用艾伦·穆拉利于2006年出任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密不可分。福特不断探索和冒险的精神,在用人方面也体现得淋漓尽致。恰是没有汽车行业经验的“门外汉”穆拉利,在金融风暴的危机中力挽狂澜将福特带出困境,并一早按下“车联网”的创新按钮。2007年,乔布斯带着iPhone拯救苹果和改变世界,同年,穆拉利领导下的福特推出第一款SYNC车载智能娱乐系统。不同于底特律三巨头的另外两家在巨大压力下直接宣布破产保护并依靠政府拨款存活,比尔·福特表现出福特创业时期的企业家精神,拒绝政府提供的纳税人救助,从外部聘请CEO,断腕出售若干品牌换取现金,并推动被称作“一个福特”的架构改革。

在这样的新思路下,福特第一款作品小型车嘉年华成为了全球销量第三高的车型,2009年开始生产的EcoBoost发动机多次获评沃德十佳发动机。此外,这一时期推出的SYNC+Applink组合将汽车与手机结合,成为汽车互联网的标杆。有业内人士认为,第一代车联网是通用汽车搭载的安吉星系统,而福特的SYNC是第二代产品,重新定义了当时的车联网。SYNC为福特开辟了一条从底特律通往硅谷的道路。

福特从未停下创新的脚步,在承压的2018年依然投资110亿美元研发新的车型以及加大在自动驾驶、电气化等新领域的开发力度。在2019年的美国申请专利数量统计中,福特排名第八,紧随在苹果之后,专利数不仅位居车企第一,还超过比亚马逊、高通、谷歌等知名高科技企业。正是这些的数字,体现出福特始终坚持的哲学——真正面向大众市场去设计生产产品,用极致的效率把创新技术带给更多消费者。

福特的创新是体系化的创新,从环保材质到万物互联到社会的移动出行和智慧交通。如果说过去的创新是将汽车作为交通载体的创新,那么现在的创新则是对一个智能化产品的创新,这是颠覆性的改变,体现这家百年车企依然拥有年轻人般的对于改变的接受度与适应度。

福特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车企,在蛰伏中苦练内功,寻找华丽转身的新契机。在作为“新四化”变革前沿阵地的中国市场,跨国车企纷纷加大筹码,福特也早已布局,于2018年10月宣布中国市场与北美市场并列成为福特的核心市场,福特中国全面升级成为独立业务单元,直接向全球总部汇报。“中国创新计划”是2019年福特中国2.0业务提升计划中的五大计划之一,在车市寒冬里迎难而上。为了虏获更多中国消费者的芳心并进一步走入消费者的内心深处,福特成立中国创新中心和设计中心,推进本土化创新,完成从“以产品为中心”向“一切以消费需求为中心”的业务模式转型。

经过一系列重磅调整之后,福特在华正重归赛道。2020年上半年,福特在华合资公司长安福特同比增长8.7%,凭借智能配置和多种标配主动安全技术等逆势上扬,是为数不多实现增长的车企之一。同期,中国汽车整体销量同比下降16.9%。在一些竞争力较弱的跨国品牌、边缘自主品牌及造车新势力车企陆续被淘汰出局时,具有丰富经验积累和拼搏精神的百年福特表现出不错的抵御风险能力以及应变能力。福特中国第二季度销量反弹,为福特全球收益做出积极贡献

2019年底,福特汽车的账面上拥有220亿美元的现金和350亿美元的流动资金,截至2020第二季度末持有现金超过390亿美元。即使疫情再度爆发,福特汽车也将实现本年度末现金余额200亿美元的目标,充分备足粮草谋变以及迎接未知的将来。随着电气化技术的落地变现,福特预计2020年底将有15款电动车型在全球市场销售,中国市场已经有福特领界EV在售,还将有皮卡、商用车和林肯品牌的电动车型陆续推出。SYNC+是“更福特,更中国”理念获得积极市场反馈的一个佐证。福特与百度携手,从底层开始打造“最懂中国消费者”的SYNC+系统,SYNC+与Co-Pilot 360TM成为福特近期上市的多款明星车型的标准配备。此外,福特准备在2020年年底前正式预商用C-V2X车路协同技术,加速车联网与自动驾驶系统在更多车型上应用。

进入21世纪以来,汽车被重新定义,原有的市场格局被打破,但市场法则依然没变,唯创新者胜。福特正向移动出行服务公司转型,随着车与车、车与基础设施以及道路环境之间互联加强,还将成为信息智能化公司。福特全面做好超越自我的准备,将穿越车市寒流与疫情交织的黑夜,迎来新曙光。

福特创始人亨利·福特是带着使命感来实现社会价值最大化,即使至今他已逝世73年,但其价值观及影响力依在,驱动着福特持续创新成为更理想的福特,在创造自身利润之外改变世界,不断为社会创造价值,促进社会进步。

超越自我

进入后疫情时代,整个世界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变局。如何转危为机,是所有企业都在思考的课题。创新,是企业的生存之道。汽车产业加速洗牌,“马太效应”愈发凸显,机会留给在“新四化”变革期做好科技迭代创新准备的企业。

越来越多造车新势力企业涌现,以全新的方式搅动汽车江湖,其在技术、营销和品牌等方面另辟蹊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倒逼产业升级。众多老牌车企面对斗志昂扬的“后浪”,也在打破思维的禁锢,用开放融合的态度去实现大象转身。此前,在传统手机向智能手机转型过程中,曾经不可一世的诺基亚被苹果扳倒,这对于今日的车企巨头而言,正尽力避免重蹈覆辙手机行业这一幕。一些车企巨头甚至颠覆性地跳出汽车圈思维,直接对标苹果、亚马逊、谷歌、华为等科技公司,挑战自我极限,为下一站而战。

创新,不仅仅是从经济层面落脚。伟大的汽车企业,除了通过创新让自身保持可持续发展,还做到与时俱进,不断赋予企业社会责任更丰富的内涵,持续从能源、环保、人文、公益等多方面进行创新为人类创造更美好的社会和生活。

1941年,福特工程师发明了一种便携式保育箱,极大减少偏远地区新生儿的死亡率,还发明了帮助脊髓灰质炎病人呼吸和维持血液循环的辅助设备。在如今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福特又在生产防护面具、口罩、医疗呼吸机、电动空气净化呼吸防护面具、可洗隔离防护服以及负压救护车等急需抗疫物资的前线。不仅是福特,比亚迪、通用五菱、广汽集团等中国本土车企在抗疫防控物资紧缺的形势下也都积极生产防疫物资,通过实际行动助力疫情防控阻击战。

谁能想到,福特等车企有一天在造车之外还会造口罩,通过创新跳出原有的舒适圈,做到人们需要什么就能义不容辞地生产什么。未来的人类需要什么呢?汽车领域正在不断打破边际,尝试3D打印技术、融入互联网技术、借助AI技术激发新动能、运用5G技术赋能行业……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世界瞬息万变,而先锋创新精神可以永垂不朽,亨利·福特以此作为开篇,驱动福特公司一直在创新的路上,不固步自封,不放松懈怠,无论顺境还是在逆境都在挑战更多的可能性。如今,越来越多企业家和企业也加入这一行列,排除万难,奋斗不止,改变世界、超越自我。